旦旦有个小愿望

微博:蛋蛋有个小愿望。cp博爱党……练文笔ing,BE率高但又极爱狗血剧情!不!是!坑!王!

兼崎有想过,新来的那个幸村会是什么样子,看到了增田,是和王子完全不一样的人。
王子是个,无论如何,你都愿意去包容他的一个人,对大家要求严格的masa偏偏对他没办法,他各个方面都不出色,但只有他在这个队伍里,这才是最强的立海。而增田,他各个方面都好,但他不是最好的幸村。起码对兼崎来说是这样。
他有的时候看到披着幸村皮的增田会觉得恍惚,明明都是幸村,但就是不一样,不是那个人就不行。
于是有的时候他会对增田格外的严格,这是立海,这是幸村,这是王子留下的回忆,你替代了他,就必须做到最好。
如果王子在,会怎么样?他也想过,但最后也没想出来结果,毕竟他现在面对的是没有他的立海大。
他没有王子那种能力,面对新人与旧人,他无法做到让大家再团结起来,立海大曾经家庭一样的团结再也不见了。他拒绝参加了没有一代成员的圆阵,因为这也不是他的立海。
增田很优秀,也很努力,他能看出这个后辈的憧憬,而他面对这样的憧憬却只是严苛的要求。

“你是部长吧?为什么不努力一点?”
“别哭呀”

他也知道这样是明目张胆的偏爱,谁都知道那些被留在影像里的温柔,但他并不在乎。

全国立海的公演上,王子来了,穿着红色的羽织,是一眼就能看到的人,起码对于在乎他的人是这样。
这是优秀却没有你的立海,这不是真正的立海。
The end
为了我的flag草草完结了,熬夜伤肝呜呜呜。真的ooc,qwq不过写出来我想写的东西,还有些没写到的梗,我们下次再见!

还有特别感谢一下一直和我聊天的妹子qeq好多梗都是妹子告诉我的!


舞台剧不是他想做的职业,他想当声优,声优学校的课程不能落下。而两个地方来回折腾就只能自我要求快一点,再快一点了。偶尔迟到的时候,他的前辈会斥责他。
前辈的斥责很有意思,他总是点出来“立海大的部长”这个身份。增田俊树自己有的时候也在想,幸村精市,立海大的部长,究竟是个什么人呢?他去问前辈,前辈说原作立海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。
“他并不愿意与我多说些什么”增田俊树是个敏感的人,太会捕捉这些情绪了。

没有人帮助的他又去啃原著了,看真田对幸村的态度,不由得感慨一句,“真好啊……”是啊,真好啊,幸村是立海大的中心,是立海。

他又想起来自己买的碟了,那个漂亮得像猫一样的初代,即使唱跳都不佳,但所有人都会宽容地对待他。因为他是八神莲?还是因为他是幸村?

可我也是幸村啊。

前辈并不掩饰自己对初代的温柔,他会安慰他说别哭了,会去主动拥抱他。而对他却似乎只有斥责。他不是个坚强的人,情绪并不能很好的控制,但当他情绪失控时他却不能像初代那样撒娇。
当大家都笑着说初代的舞蹈的时候,初代却是抱怨地说我觉得我已经够好了,说出这种类似撒娇的话。而这种话增田俊树却不能说。
因为他不是被偏爱的那个,只有被偏爱的那个人,才有资格撒娇。
TBC
还有一发吧,我果然适合半夜写文,像打了鸡血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对不起massu,现在去站墙角,体谅ooc半年以来我就写了这一篇rps qwq
总感觉后面有语病啊啊啊,我最近放长假,争取长假结束前完结





越前龙马与切原赤也的战争又一次开始了。
“真田papa才是最好的”赤也一把拿过龙马的帽子,然后扔在了地上。
“手冢papa好多了”龙马揪住了赤也的头发,赤也眼泪都出来了,手还接着龙马的脸。两个人谁都不肯让谁。
只是家长们聊天,把小孩子们放在了一起。赤也是个喜欢炫耀与分享的孩子,他把真田前两天给他买的游戏机拿给龙马看了。
龙马小朋友并不是很感兴趣,只是对赤也那副papa天下第一的样子给刺激到了,他觉得世界第一好的是他的手冢papa,于是他列出来手冢的一二三四五点好。
赤也觉得自己papa的权威被挑战了,十分生气地回顶回去。于是成了一场攀比大会。

“真田papa会剑道!”
“手冢papa爱登山!“
这种无意义的对话持续了很多,而龙马一句手冢papa从不动手貌似戳中了赤也,他生气地扑向龙马,摘下来他的帽子。

一旁的慈郎在睡觉,并不受影响。
三个孩子都是o,都是全家人的宝贝。此时龙马和赤也更是谁也不肯让谁。
听到声音的家长们跑过来了,真田看到地上龙马的帽子,以及捏着龙马脸的赤也,非常生气,他敲了赤也的头,力气不算小,赤也的眼睛里立刻泛起了泪光。
“papa是大笨蛋!”他在幸村怀里,看着没有被打,只是被问原因的龙马,他更加委屈,放声大哭起来,把幸村的衣服都弄湿了。
“赤也,不要哭了,我回去和你好好聊聊可以吗?”

迹部抱起来还睡眼惺忪的慈郎,“他们怎么了,慈郎,你知道吗?”
慈郎软软地回应,“他们在比较papa”
“嗯?你没参与?”迹部挑了挑眉毛
“因为迹部最好了啊,不需要比较”慈郎的手绕过迹部的脖子,抱住了迹部。

回家后的赤也把门关起来了,并不想理真田。幸村敲了敲赤也的门“是我,赤也,我可以进来吗?”
赤也将门开了一道门缝,看到幸村身后没有真田才把门真的打开。

tbc
想到哪儿写到哪儿,随写随挖,少量真幸主要还是甜甜带儿子
很大概率坑,不太可能写完,如果写完了,就把这句话删掉
没啥cp戏份不打tag了,大家随缘

这个世界上有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吗?
有,有的。比如得到他人的喜爱。

唱歌不好可以练,舞蹈不好可以练,而在得到喜爱这一点上,却并没有努力勤奋就能得到的道理。

增田俊树并不清楚在前面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但他总还是幸运的,那个许多人所羡慕的机会,砸到了自己身上。他没有抱那么大的期望,于是当机会来临的时候除了欣喜,更多的还有无措。
他看了关东立海的碟,立海初代是一个队伍。他们的气氛好到让人羡慕。尤其对于他这样朋友不多的人。初代的舞蹈唱功并不出色,但仅仅从副部长柔软的眼神,大家对初代的包容,他也能感受到,这是个讨人喜欢的人。

那个对初代包容的副部长并不包容自己。他是白板,而副部长对他的要求只是努力点再努力点,却丝毫没有看到他进步的欣喜。
“你为什么不能更好一点?”
“你为什么不能更努力一点?”
他们的行为语言都在这么问着增田俊树。而增田俊树在忙碌的练习中,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会儿会想到初代,那个不那么优秀的初代,他们也会让他再努力点,再优秀点吗?

TBC
半夜打鸡血写的,ooc慎!!!cp是兼八,对不起massu,qwq。差不多半年没写东西了,看网舞三个月,很少对一个东西能喜欢这么久,也算是因为这个热情拿起了笔。
大概还有三分之二……

龙族高手

兴欣网吧里,大家被叶修召集起来了,魏琛问叶修“老叶,你干啥呢?把我们都喊过来?”
叶修嘴里叼着烟,他指着电脑屏幕上卡塞尔公会里的那个弹药专家,说“李嘉图,现在在美国上大学,暑假在北京,我买了飞机票这周去找他”他吐出烟圈。

“他的手速,意识,不比职业的差,可能比不上顶尖职业选手,但绝不应该在网游里混”
“我问过他他的手速怎么练的,他竟然告诉我以前拿红点打游戏,现在用鼠标好多了”
网吧里陷入了沉默,红点打游戏,对电脑了解的都知道这有多考验操作者的技术。

“那老叶你要干嘛?”
“我干嘛,见网友啊”叶修笑了

八月的北京比起杭州真的要凉爽很多。叶修是北京人,下了飞机看着自己的故乡,久违的有了股亲切感。
他顺着李嘉图给自己的地址,来到了一个网吧。
“啧,真是麻烦,叔叔婶婶在家,又要来和我见面,只能约在网吧了”说话的男生头发有点乱,长得很清秀只是一看就不修边幅的样子,白色的t恤有点皱,他的电脑界面是与别人的聊天窗口,听他的话,应该是在等人。
“我在C区21”李嘉图发来信息
好嘛,就是这个人了。
叶修走上前去,“你好啊,李嘉图”
男生听到叶修的声音连忙站起了身,“你好你好,忧郁小猫猫,等等?!!”

为什么忧郁小猫猫不仅是个男的还是荣耀大神叶修?
不要方路明非,他在心里想,叶修再可怕有龙王可怕吗?有楚师兄的杀胚气质和凯撒的王霸领导之气吗?
嗯嗯,没有。

接受了事实的他伸出了手,“你好,我是李嘉图,名字是路明非”
“话不要多说了”叶修笑了笑,“来盘荣耀”

我和你
1v1
TBC

cp自由心证,龙族里的人开始打荣耀,我知道时间线不对,不要揭穿我,时间大概是龙一结束,没有小怪兽没有夏弥emmmm先这样吧tag我先这样加,有不对的大家和我说一下,我改

哪能有求必应,但求无愧于心